茶中酒

skirt chaser,热爱翻译腔,漂亮的长发姐姐
希望自己带来的是烈酒烧喉却有韵可寻之感

© 茶中酒
Powered by LOFTER

杰克视角。

友人荐,曲罢莫名想起杰克和他的佣兵。

I've been chasing after the one for days
wandering around not knowing the direction

stop that please.

爱就是赌注。等价交换从来都是小概率事件。

答复

昨天码的,没发就睡了、关于那几句话。
一直干一件事有时会无聊,但并不是无意义,人生总得拿来消耗,不是在这就是在那,一直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和不喜欢的事那肯定不同吧。
友情和爱情也如此,情感都是消费品,用得太多到最后也就没了期待,我见过天长地久的厮守,那就是平淡无奇的生活,也见过转瞬即逝的婚姻,轰轰烈烈不过昙花一现,这些都使我内心更加坚决吧,不管对一件事,对一个人,对人生,都要保持自己的态度,滥情不是错,深情也未必正确。
三年的等待没给我带来什么,换做放任自己那也不会遇见今天最好的身边的人,但是时间既然已经过去,那都是情愿,相遇是幸运,分开也是缘分,无论如何,用心发出来的声音,做出来的事,才最不让自己后...

死亡描写

她躺在地板上抽缩着。

那感觉糟糕极了。好像钝头的物器卡在了胸腔,一上一下、一上一下。相比此前几秒仍保持着整洁依旧精致的容颜,现在这张脸是显得如此的狼狈不堪。脑后散开的赤发快要融化在血水里面了。她的胸腔上下起伏着,氧气持续的,麻木的进进出出,殷红的浓稠液体从勾起的唇角涌了出来。

Jay贴在她苍白的腹上,胯下是她好看的腰身,膝盖底下垫着她的手,仿佛是怕上面的人受了凉。

"哈——哈啊,咳咳,疯子、你这个疯子。"

Jay沉默着,看着她有点出了神。
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已经失控了,是因为紧张吗?还是激动或者兴奋?她想到了thrill,两种情绪共用一个单词,大概他们本身就难舍难分。...

我们

Jug#
我会记得生命有不期而遇的温暖,也会记得大雨磅礴没有带伞的日子。

很想拥有你那种很直的性格。

但做自己不是最爽的吗?

之前没在那个标语上写名字就是觉得自己灵魂一直在流浪,并不属于这个地方。

Mug#
即使世人都不不记得甚至不知道你的真实,只要自己还知道,就还活在这儿。

留言应该是对某个特定的人的自言自语。

不过这就是我想干的事,我就干了,不管结果,感觉很爽。

致杨浚

人最终都是要自己走下去,就像你说的,聚散离合不随我们决定。触不到的人、想挽留的人、敬重的人、曾能交心的人,随时都会在肉体上或心灵上突然就不见了。我们能做什么呢?撼天动地的誓言恐怕也是经不起时间的摧残。
不如去雕琢每一分钟,不给记忆留遗憾。

闭关

Newtmas 裘龙 安雷。一个月后见

生为女人,我很抱歉

古墓:

大概是命运见我情绪总是波澜不惊,今天特地让我体验了一把什么叫气到发抖。反正也要辞职了,有些话没地方说就在这里一吐为快。


事情总是从微小的细节开始的,一开始嘴上占点便宜,我既然是新来的也就忌惮着没怼回去。职场里总有几个猥琐的家伙,无视就好了,没错我是这么劝自己的。容忍其实是最大的纵容,现在才明白稍稍有一点晚了。但当男领导开始肆无忌惮地在公开场合对我的胸和丝袜厚薄评头论足,我就知道事情非常不妙了,黑着脸不搭腔也无济于事,甚至还被对方一脸无辜地问自己做错了什么。聚餐上的劝酒我还能拒绝,借酒装疯的咸猪手简直可怕,我没有辞职的唯一原因是还没找到下家,我的气节在生活面前屈服下来,...

深入内心。正如精神伴侣。

"我已经对自己的人生相当满足了,和白龙一起闹腾特别有意思啊。"

*图源来自SF漫画

一岁一枯荣。

1 / 1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