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中酒

skirt chaser,热爱翻译腔,漂亮的长发姐姐
希望自己带来的是烈酒烧喉却有韵可寻之感

© 茶中酒
Powered by LOFTER

fell in love with somebody?

   我啊,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其名为冀映丹,是我在校园内的关注的第二个女孩。知道这样一个人是在高一,因为她和前任如此相像。
动心的时候啊,是在上周周末。心血来潮的我想吃珍珠了,于是和朋友一起走过马路去,冀映丹正巧走在我们前面,穿是一条普通的深蓝裙子,头发散下来,大概到肩胛骨的地方吧。
  “就是她,我觉得很好看。”我肘了肘朋友。
   “哪呢。哪个?”朋友长着鹿眼瞪了半天。
瞅见后,人家说很普通。也成,我喜欢。
我们进了一家奶茶店,她要了新上的什么玩意不记得,反正是招牌的吧哈哈我好傻。
我就那么赤裸裸的盯着看,她似乎注意到了,眉宇间似是有了愠意也说不定。想想我那天穿的好丑诶。
       那么动心的是哪个点呢?谁知道,突然好喜欢,潮水的感情就这么涌出来了。第二节夜自习我坐在位置上像发情了的不知道的什么动物一样啧,20分钟解决一道语文选择呵。妙哉!

     wow神奇下雨了诶。就现在,耳机里从《No vacancy》切换成了《On my own》
     不错的曲子。

     这一周来我从各处打听她的消息,认识她的伙计们都很给力,给我了不少有用的情报。大概周二的一晚下课我决定问她要联系方式。嗯。

于是我去了啊。她在三班,我在十三班,文理英才班。

   “同学,是三班的吗。能麻烦叫下你们班的冀映丹吗?”
   “冀映丹?哦好,诶这不。”她和一个同学在打闹,抬眼看到我,我朝她勾了勾手指。
看我脸不红,心不躁的样子,老实说,当时她看向我的时候我就要一溜烟跑走了,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仿佛是向心仪男孩要联系方式的羞涩女生呵。

  “……”我知道自己stiff样子一点都不可爱。
  “嗯?怎么了。”她脸上还挂着刚打闹时染上的笑。
  “额,那啥。我能问要一下你的qq号吗?”我涨红了脸,很红,半张脸本来就有点过敏了,跑了一路,头发凌乱,样子一定很丑。
  “啊?可是,我不用qq啊。”她还在笑。
  “啊?”我的脸上,在这种情况下,自动挂上了皮笑肉不笑的怪异表情,更丑了,“这样啊,哦,那好吧。谢谢啊。”时间过的飞快,她的笑脸还在脑海中,我的视线扫过她身后露出奇怪表情的同学、绿色的栏杆、对面漆黑的办公楼、来往的学生,然后径直往前走,最后跑下楼梯。

   “然后就是这样了。”我坐在位子上跟隔桌伙计说,中间爬在桌子上的人在睡。
     那伙计没出声。用她那白眼珠子看了我一眼,继续撸手下的数学或者理综。
   “哥,给点反应啊。”
   “没啥反应。我觉着你没戏了。你显然被妹子丑拒了,这是最常见的套路,人家有qq肯定是不想给你。”
  
朋友,你经历过绝望吗?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