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中酒

skirt chaser,热爱翻译腔,漂亮的长发姐姐
希望自己带来的是烈酒烧喉却有韵可寻之感

© 茶中酒
Powered by LOFTER

心想

  我看见,我看见了。

那是我的舍友。
她坐在熬夜撸题用的黑转椅上,大腿分叉的很开,一条腿上卡着她日思夜想的姑娘。

我是个普通的女孩,性向正常,但不得不承认,那姑娘的背影甚是好看。

瞧她那及腰长发,栗色的几根若隐若现,它们在空调吹出的凉风底下摇摆啊摇摆,像绿萝叶片下头的红金鱼有意无意的撞几下褐色的根须。有那么几个煞风景的挂在舍友脸上,有那么几个搭在姑娘的手臂上。那白瓷的手臂,轻轻扶在舍友的肩头……
她们多么美好,青春多么美妙!

啊。
等等。

有什么不对劲儿。
那是人类手臂的颜色吗?

这是来自我该死的嫉妒心的发问吗?哦,不是的,没有什么值得我诅咒或者怨恨,我的性取向十分正常。

但快仔细瞧瞧那搭在舍友肩头的手哟,那青乌的纹路是怎么一回事?那纤细的手指,同样的颜色,甚像是要死死扣入舍友的皮囊。

那是爱意的表达吗?我无法理解,因为我的性取向十分正常。

姑娘摇头晃脑,她显然是如此投入这场唇齿的较量,她的头发疯狂的摇曳啊摇曳。

斯啦——

多么可爱的拟声词呦,正如我可爱的、沾满血浆的舍友的脸庞。她们如此般配,如此的——




“呦,你回来了。”



   啊?

那是我的舍友。
她坐在熬夜撸题用的黑转椅上,大腿分叉的很开,一条腿上卡着她日思夜想的姑娘。

“对不住了伙计,我们这就出去喽。”

那姑娘的背影甚是好看,然而她似吝啬于那美好的背影,长发在空调的冷风下飘转,她转脸对我笑了一笑,脸上满是恶心的白色脑浆。

我不懂对美的赞颂,因为我的性取向十分……




“嘿?你怎么了?”

“啊?”

“哈哈,只是问你个问题而已,至于这么让你这么专注的发呆吗?难道你是我的情敌?嗯?”

“啊,那是……怎么会呢。”

“所以,如果我追到了她,你会怎么想啊?”
“这……”
“喂喂,你不会恐同吧?现在都这么开放了。”

“啊哈,怎么会呢。”







“我是很支持恋爱自由的啊。”

评论
热度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