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中酒

skirt chaser,热爱翻译腔,漂亮的长发姐姐
希望自己带来的是烈酒烧喉却有韵可寻之感

© 茶中酒
Powered by LOFTER

Say Goodbye To

  明早凌晨,老哥要离开洛阳到成都,开始人生的打拼。两家人在一起聚了餐。

  老哥是个90后,到今年大概21了。

外婆有四个孩子,母亲排行最小,我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了一家老小。最大的姐姐在4年前作为交换生去了美国,毕业后按照人生规划走上了令人渴慕的人事之道。

我和老哥,可谓是最亲的。血缘关系暂且不提,疯疯癫癫的他和疯疯傻傻的我成了不变的小丑和不厌的观客。

自幼时起,老哥就给我耍着各种把戏,而我也从毫不吝惜自己的笑脸,轻而易举地就能买帐。这种‘志趣相投’一直持续到现在,6年之久,高过我几头的老哥现在仍旧是抬起头就能望到那张憨笑的脸。而如今的我也早已长过了老哥当年的个子。

  今晚的这场送行宴再平常不过。我坐在老哥身旁嘻嘻哈哈地灌着小啤。恍惚间抬头,仔细端详起那弯着眉角的脸时才发现,那几年来的积攒的稚气竟已锐减了不少,取而代之的则是未曾有过的成熟稳重。

  我喉中顿时有些梗塞,无法描摹的感情在那几秒中不断缩放、缩放……

  我放下手中的小杯,举起相机:

“哥,看镜头。”

呲牙咧嘴的画面被定格。

  当家人们起身时,餐馆里的人影已经寥寥无几。我和老哥依旧是笑着粘在一起,不知在谈些什么,而我心里却像包着无数的陨石块,压得我喘不过气,脸上的笑容似乎要再也撑不住了。

终于,路到了尽头,想说的话还为了。

老哥向西,我要向东。

我大步迈向老哥,去迎拥老哥默契张开的双臂。厚实的手掌拍着我的后背。我想沉浸在这宽大的怀抱中,回味这散不去的与老哥一起度过的时光的味道。

而后,我们两拳相碰,打下了契机。

“哥,再见!”我挥手。

老哥笑了,远去的身影高高挥起了手臂。

“再见,常联系。”

   一旁的母亲眼圈红红的,嘴里念叨着一句话,“成长,就是一次次的告别。”

  
   我终究还是没有落泪,化不开的梗塞流进了抽搐的心。

     老哥,愿孤途的你一切安好!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