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中酒

skirt chaser,热爱翻译腔,漂亮的长发姐姐
希望自己带来的是烈酒烧喉却有韵可寻之感

© 茶中酒
Powered by LOFTER

Yes, Les.

第一次写生贺。给世界上唯一的Suzy大小姐。

***

   她左边微微隆起的胸部紧贴了过来,诺大黑漆的房间里很容易听得到从对面传来的躁动心跳。

‘咚……咚……’这么一下一下撞击着胸腔,再加上包裹在外的发烫的光滑皮肤,恍惚间我竟以为是自己多长出的一颗心脏。

   她温热湿润的舌头滑入我逐渐变的甘渴的口腔,慢条斯理的游动在牙齿、上颚间,随后又慢慢缠上我的舌。如此温柔的动作令我感到陌生又熟悉,那似乎是残落在高中时代里屈指可数的会面时光中的事了。

   我乐此不疲的享受着一次次的唾液交融而后吞进腹中或是溢在嘴角,静静的听着在鼻息相碰时,从她喉中发出的低闷的喘息。我甚至幻想,一直这么持续着,她可能会怀上我的孩子。

   感觉到她的力度减小时,我像接住了接力棒般,手从后紧紧扣住她的后脑,同时舌头像是经历了新生沐浴似的抵上她有些瘫软的舌根,之后顺藤摸瓜的涌入她口中。我用自己冲血了的双唇堵在她的唇上,舌头则在她的口腔中大肆狂扫一番。她有些脱力的迎上这力道,喉中的喘息声渐渐上扬。黑暗中我感到跪坐在腿间的她抬了一条腿,而后便从腿根部传来了一片温热,致力于嘴上工作的我突然有些力不从心,靠在垫子上的身体斜了一斜,带动了夹在我单条腿上的她向左一歪。感官经验告诉我,腿根染上的触感并非粗糙的布料,而是些滑溜溜稠液。这液体的溢出对于女性意味就不言而喻了。

   我轻轻哼笑了一声,一边腾出另一只手去扶正她的腰肢,取而代之的则是口腔中凶狠的一咬。我猛得睁了左眼,瞧见她漫在双颊的绯红以及略微勾起的嘴角。  一种不解风情的恶作剧情节闪现在我脑中。我放松了托着她后脑的手,同时另一只手准准捏住了她的鼻子,她的脸一下子涨红起来,开始用嘴索取氧气,我又加大了托着她后脑的力度几乎是将她按在我的唇上,最后深深的一吻,她的喉中发出‘呜——’的一声下一秒推开了我。

“哈……啊哈……”她把头贴在我的肩上贪婪的吸着氧气,双手则环在我的腰身两侧。

我把下巴枕在她蓬松的乱发上,鼻息间萦绕着令人怀念的味道。

肩上的她哼出了句什么,声音娇弱却透出些喑哑,但最终还是听清了

“想要……”

这么的她,想必也只有对我是难以抗拒的吧。 然而转念时,颅内却闪出了他的影子。那一幕,果然是忘不掉……

“刚刚没了丈夫,怎么还这么有兴致?”

“嘛,哪里的话,”她蹭开头顶的压迫,攀上我的脖子。抬头看着我,瞳眸明亮深刻,里面含着少许水色。月光狡黠,不知从何处射入。在那邃眸子里,我望见了清晰无比的自己。

“我的丈夫,明明就在这里啊。”




                 ————Happy birthday, Suzy.

评论 ( 1 )
热度 ( 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