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中酒

skirt chaser,热爱翻译腔,漂亮的长发姐姐
希望自己带来的是烈酒烧喉却有韵可寻之感

© 茶中酒
Powered by LOFTER

柳林间

“Jaco啊,你要不要喷点什么驱蚊的。这儿的蚊子可是能把你的血吸个精光哦!”

    Jeo边说着,双手在眼前的锅子前忙的不可开交。她先把简装的液化气炉子摆在石桌中央,然后跨过一旁的青梨和葡萄、滴着水的小青菜以及股囔囔的零食袋子,找来灌满水的水壶,把它们一股脑倒进小锅子里。待把锅子放在炉子上后,她打开阀门,坐在一旁石凳上等着水里冒出连串的气泡。

  “诶呦嘿,这蝉怎么这么起劲啊。你就不觉得吵吗?”

    蝉鸣声更大了。

    这么一想,刚刚抛出的问题也是没有半点回音。于是Jeo起身,放轻了步子走到身后的两棵树间,中间绑着的吊床上躺着个人——她千呼万唤也始终沉默的Jay,Jeo喜欢喊她Jaco。

    吊床上的Jay,看得出,保持着一个姿势已久了。她的一条胳膊垂在半空,与绳绑接触的地方留下一道粉红的印子,恐怕对痛感已经麻木了。另一条则搁在盖着腹部的书上,这是她半年前心血来潮买来读的,如今仍是崭新如初,放在这儿恐怕也只当是摆设罢了。Jay今天穿的她最喜欢牛仔背带,棕色的带子本该扣在背部的金属环上,此时却是松垮垮的搭在肩上——和白色的耳机线缠绵在一起。 她的腿翘的老高,只要Jeo愿意,她裙子下头的风景便可尽收眼底。毕竟Jay是从来穿不惯安全裤的人。

   Jaco的睡相一点都不可爱,她想。
脸上的肉让她看起来肥嘟嘟,下巴确是尖尖的。如今的温度让她脸上蒙了些汗,整张脸像个油腻的苹果。Jeo可没心做吻醒王子的睡美人,她不能对还在炉子上的锅置之不理。

  该以怎样的方式叫醒她?不趁此机会恶作剧一下就可惜了。
计划渐渐明朗时,蝉声戛然而止。说来也奇怪,吊床上的人就在这时晃悠悠的坐了起来。

  “诶呦!早上好小美女,午饭做好了吗?”       
   “哈?前一秒的早安后一秒来讨午餐?聪明的Jaco终于有点自知之明了吗。”

“那是当然我的美人儿,没有那东西怎么追的上你呢。”Jay的手也不闲着,一把揉在了Jeo漂亮的臀部曲线上。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