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中酒

skirt chaser,热爱翻译腔,漂亮的长发姐姐
希望自己带来的是烈酒烧喉却有韵可寻之感

© 茶中酒
Powered by LOFTER

回忆

   外婆,姥姥。我称呼母亲的母亲为“婆婆”。

   小时候在婆婆家,那次婆婆为我穿裤子,小个子的我(大概6.7岁?)站在沙发上,婆婆的头刚好到我的肚子,她双手抓着松紧带往上拽。

我突然想要恶作剧,于是突然转过身,对身后的老人家放了个屁。

   婆婆真的生气了,于是“嘿呦!”了一声,转身走了。


   我好爱好爱婆婆。

   

    高中以来,每次回婆婆家,都会拍照、录像或是录音。然而生命的魅力是留不住了,留住了,反倒不值得怀恋了。

     这该死的拖延症。我又忘了一件事。

     啊对了。初中一次啊,当时心情很糟糕,大概是因为喜欢的男孩还是考试成绩?放学后被妈妈接到婆婆家,我把书包甩在一边,仰在床上,天花板是死板的白,再加上突兀的白炽灯,于是我用胳膊遮着眼睛。

没过多久婆婆慢慢挪着步子走过来。

苍白的银发遮住了光,

是不是不舒服啊。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