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中酒

skirt chaser,热爱翻译腔,漂亮的长发姐姐
希望自己带来的是烈酒烧喉却有韵可寻之感

© 茶中酒
Powered by LOFTER

输液和过去未完成时

  记忆从那里涌出来。

  咳嗽已经两周,吃药压不住,便去了熟悉的医院。

  步行到一个幽静的拐角,穿堂风吹的快冷。我抬头,看到了。 去年也是冬天?大概年后?母带我到这里看望外婆。长辈的一对母女拉拉家常,我也闲来无事,手里也没停和你的日常对话。

   突然想要通话,你那每月多多余的话费流量也闲的发慌。于是我躲了起来。 那是药水味充斥的阴暗走廊的尽头,唯一带点自然光的地方。关上门,就能断开与走廊的联系。

很好,我的嗓门很大,你可爱的台湾腔从话筒里传过来。记得我一边戳着凸起墙皮,一边听你讲 ‘教给你一个记笔记的方法啊。把本子竖着折成四份,然后其他三栏记笔记,第四栏记备注,就是重点和难点什么的啦……’当时想说谢谢,由衷的谢谢,或者想要抱抱你。但不知为什么却用了调侃的话渡回到其他话题上去。

   我在破旧的过道踱步,身子时不时往窗户外探探,老远的是没有竣工的楼房。穿堂风还是一个劲的吹,心窝里一点不冷。

   

    肺炎,输液。活着。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