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中酒

skirt chaser,热爱翻译腔,漂亮的长发姐姐
希望自己带来的是烈酒烧喉却有韵可寻之感

© 茶中酒
Powered by LOFTER

It is said that

  有朋友,记得初中很多老师都夸奖他不“记仇”。

“这孩子很好啊,老师批评他,他不会因为老师说了不好听的话而以后对老师有回避或者.......你像我上次说了他,放他走的时候还会对我俯身说谢谢,以后遇见还是像没事一样对我说老师好。”

‘我不记仇吗?难听的话很快排遣并烟消云散了吗?哈哈,根本没有的事。我心思细的很,即便某人某句不经意的话或者脾气,我都会揣测好久,发酵胀大。老师说的狠话就更不用说了,可以一直记到现在,但要装出什么都不记得的样子吧,当然也不是什么都忘记,老师给的教诲和错误中吸取的经验一定要留下来。即便压的很不爽,但这么做对我有益,练久了也就习惯了。’

  ‘我还是特能记仇记恨的那种人,有时候觉得自己像大象或者鳄鱼......’

评论 ( 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