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中酒

skirt chaser,热爱翻译腔,漂亮的长发姐姐
希望自己带来的是烈酒烧喉却有韵可寻之感

© 茶中酒
Powered by LOFTER

Good Goodbye

*平局有感
*感情戏少
*杰克单箭头
*ooc未知

   “嘿,嘿!”

   奈布蹑手蹑脚的滴溜到紧闭的铁门的旁边,里面的人正喘着粗气,听得出是尽了全力也控制不住那即将从喉咙眼蹿出来的心跳。

“我们快走吧,黛儿小姐,皮尔森先生已经委托了我他的事儿了。你瞧那杰克把他甩在椅子上的时候他可是半点没有挣扎。”
奈布把手贴在生锈的门上,缠着绷带的胳膊蹭了些红棕的铁锈下来,一只眼一个劲儿的往门缝里头瞧。

“好的我明白了,想必这里离一个大门不远,我们这就趁机……”一个闷闷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然而声音突然断了,奈布焦急之中贴得更紧了,不远处杰克已经准备要离开了即将飞升的慈善家。可怜的先生,奈布心里这么想着,他似乎已经看到慈善家安详释然的神态了。

   “……所以黛儿小姐,你怎么还……”
   “我知道的萨贝达先生!你如果还不打算放弃堵在门口,我恐怕是要交代在这令人窒息的破铁皮里头了!”

   奈布滞了一秒,立刻闪身,门便瞬间被冲开了。

   “抱歉我的失误,黛儿小……”
   “好了我们快走吧。”黛儿头也不回。



   “放心吧先生,你的愿望有机会实现了。”
   杰克俯视着开始跟着椅子缓慢旋转的慈善家。
这位求生者并没有露出奈布想象中的悲壮情态,而却是在听到这面具下难得传出来的音讯时回归释然。

   “可惜你的愿望将不会有结果了侩子手先生,你是个明白人。”

   然而克利切·皮尔森已经听不到对方的回答,更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剩下的只是个背影,朝着那个方向隐匿在雾气之中。

   他飞向了天。



“你也是的,慈善家先生。”






   “我来解码,黛儿小姐你看着周围,一有情况就赶紧躲起来,我来绕过杰克。”奈布一刻不停的点着小方盒子上的按键。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他清楚另一个大门已经打开,而园丁小姐早已消失在那个大门的尽头——多亏皮尔森先生挡下的那一刀。

   按理说,直接去已开的大门挡人会是这位监管者的不二之选。但奈布并不认为这位开膛手杰克会这么干。他不会忽略从某次起这位侩子手向自己挥出指刀时留出的几分迟疑。显然这并不是因为杰克不够配得上监管者的头衔——与那指刀几乎融为一体的血痕和腥味儿足以证明这一点。

   “正因如此,他才不会放弃这次机会,毋庸置疑,杰克知道我会在这儿多此一举,所以他不会去那扇大门,念头都没有。虽然雌雄未决,但他一定有事情要完成,针对我的。”奈布喃喃道。

   “你在紧张吗奈布,希望这么叫你能让你好受点。”
   “当然不。谢谢你黛儿小姐。”
   “没关系。”
   但出色的医生仍毫不怀疑自己的想法,因为她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在一下、一下,愈渐加重。




   来吧。

   奈布心里念叨着,对于手下即将输入完成的密码他毫不留恋,转身冲向身后已经翻下的板子。他听得见冲着他来的脚步声没有半点慌乱,随着声音逐渐接近,他兀的转身绕过杰克,并向旁边的巨石跑去。

   身后的依旧是寸步不乱的脚步声。

   奈布片刻不留的绕进废墟,矫身要翻过那早已准备好的平躺的板子。然而他手下一滑,尖锐的碎片插进那只手中,为他在逃脱前最后一次翻的板子留下了遗憾的终章。奈布一咬牙,稳稳落在地面,那偶然性的一滑似乎必然造成致命的后果。顾不上想这些他开始朝着大门狂奔。

   那里,艾米丽·黛儿正焦急的等着他,身后的门在缓慢打开。







   剧烈的心跳渐渐平息。胜负已经揭晓。
奈布以为自己对这一切没有任何留恋,出乎他自己的意料,他回了头。
   开膛手杰克却不在那里。取而代之的,是那个他熟悉的面具和一枝安静的玫瑰。

   奈布·萨贝达转过头,健步如飞,渐行渐远,随行的有在他前面的医生,沙沙的脚步声,触手可得的未来,和那被他丟在身后的心跳——不知是他自己,还是来自那在未知的地方、目送着他的先生。








显然杰克放水了。

评论
热度 ( 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