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中酒

skirt chaser,热爱翻译腔,漂亮的长发姐姐
希望自己带来的是烈酒烧喉却有韵可寻之感

© 茶中酒
Powered by LOFTER

Reading time.

最近在读太宰先生的《人间失格》。

书中并没有什么特别能够吸引我的东西。显然我要否定这句话了,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因为太宰文字中存在着相当大的磁场只是当事人没有发现罢了。

  鉴于本人严重的拖延心理,读完一本书便成了大工程。另外的原因,我喜欢去模仿故事中人物的语言、动作。久而久之也成了怪癖。然而在读《人间失格》时,我却格外的安静(形成了反差吧……)全身心投入的时刻,除了在学校里刷题外,日常生活中并不多。

  记得是在上小学的某一阶段里,我第一次发现‘搞笑’是个不错的东西,把令人发笑的把戏使在自己身上以成为众人的焦点。但没想到,这种带有目的性的有意而为之的事情竟然渐渐内化,夸张,搞笑竟成了我的一种特质。

   显然是和太宰先生不同的。

“ 于是我想到一个办法,就是用滑稽的言行讨好他人。

  那是我对人类最后的求爱。我极度恐惧人类的同时,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对人类死心。于是我靠滑稽这根细线,维系着与人类的联系。表面上,我总是笑脸迎人,可心里头,却是拼死拼活,在凶多吉少、千钩一发的高难度下,汗流浃背地为人类提供最周详的服务。

  ……那是因为,我骗了所有人。我知道这公寓里的人都对我印象不错。可我愈是恐惧他们,他们就愈喜欢我;而我愈是被人喜欢,就愈觉得惶恐,然后不得不想方设法逃离他们。”

评论 ( 1 )
热度 ( 2 )
TOP